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天河動态 > 媒體聚焦

CBD裡扒龍舟 你見過沒?

發表時間:2019-08-12 10:20:11    信息來源:廣州日報
A+ A+ A+

“天河文化創新之路”圖片展将于8月-10月進行巡展

/website-webapp/ewebeditor/uploadfile/20190812103907410

《創新之路—天河區文化發展縱覽》一書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莊小龍攝

《創新之路—天河區文化發展縱覽》一書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莊小龍 攝

《創新之路—天河區文化發展縱覽》一書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莊小龍攝

日前,“我愛廣州,我愛天河”——文化強市愛城活動啟動儀式暨《創新之路—天河區文化發展縱覽》新書發布及“天河文化創新之路”圖片展揭幕儀式在天河藝苑舉行。該書對天河建區以來文化發展曆程進行了回顧:摩天大樓間扒起龍舟,天河實現了都市文化與傳統文化完美融合。據悉,“天河文化創新之路”圖片展将于8月~10月進行巡展。

龍舟在摩天大樓間遊走

“在當今國際大都市中,無論是紐約、倫敦,還是北京、上海,每一年的端午節,有哪一個城市在CBD舉行傳統的龍舟比賽?恐怕沒有。廣州卻是一個新舊融合的‘獨行者’,每一年的端午,曾經的獵德村村民從住宅樓中走下來,去到世世代代埋藏龍舟的河湧裡,起龍舟、洗龍舟、賽龍舟、吃龍船飯,如此獨特的風景來自城市獨特的曆史塑造。”在《創新之路—天河區文化發展縱覽》一書中,作者廣州市社科院嶺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梁鳳蓮如此寫道。

梁鳳蓮認為,與曾經在田野中穿行不同,今天的龍舟在摩天大樓間遊走,是都市文化與傳統文化互相融合勾勒出的獨特風景。事實上,獵德人依水而居生活在獵德湧畔已九百多年,百年水鄉生活孕育了獨特的龍舟文化。如今,時過境遷,水鄉田園的風光已經不複存在,但是位于天河CBD的獵德村還保留着龍舟活動的各項傳統。

集體記憶建構城市整體曆史

事實上,獵德龍舟隻是天河文化的一個縮影,同時,在這裡也能尋找更多廣州曆史留下的痕迹。不過,相比其他中心城區,對于一個建區曆史很短而且也并非傳統文化中心城區的天河來說,這恐怕并不容易。

那麼,在城市的舊空間被日新月異的藍圖覆蓋的同時,究竟什麼是曆史留給天河和廣州的文化遺産?梁鳳蓮認為,不僅僅是古代建築和舊城肌理,而是可以由當代天河人自我“建構”的集體記憶。

“今天的天河人不僅僅是老一輩就落戶沙河、車陂、員村、石牌、林和、棠下、獵德、冼村等地的村民,而是來自四面八方、五湖四海的廣州人、廣東人、兄弟省市人、外國人,時過境遷,曆史的細節一一被記錄在官方的檔案裡,數百萬天河區常住人口是通過認知和想象來建構前輩的生活狀态,并以此合成集體回憶,他們的文化認同源自對于整個廣州而不僅僅是天河區的集體記憶。”梁鳳蓮說。

為廣州再建一個新中心

古代的廣州,和中國很多城市一樣,受居住人口、經濟總量的限制,城市的規模不大,因此,建築一道環形的城牆,就可以明确标示城市的範圍,牆内為城,牆外即村。現在的天河區古代在城牆之外,其文化源頭是典型的鄉村文明,在獵德、冼村追溯的文化傳統都是嶺南水鄉舊時的文化形态,包括龍舟風俗、祠堂建築等,是典型的自發、自生型民間文化形态。

梁鳳蓮認為,在廣州拆除城牆建立現代意義的“廣州市”之前,現在的天河一直在城市中心以外漂移,從公元前214年廣州誕生到1985年天河建區,天河與廣州之間的關系大緻經曆了三個階段:第一階段是城牆外的天河,當時天河可以說是官府投資建設文化的一片空白之地;第二階段是民國時期的納而不管,雖然已經被納入城市規劃的範疇,但由于軍閥混戰、日本侵略、時局動蕩,天河的開發并沒有進入實質性的行動階段;第三階段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,特别是天河區地方政府的建立,推動天河區成為廣州的中心城區。三十餘年的征途,天河區走過了從“新區”到“中心區”的奮鬥曆程。

據悉,《創新之路—天河區文化發展縱覽》一書由中共天河區委宣傳部于2017年委托梁鳳蓮負責撰寫工作,曆時2年時間,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。新書發布會上,梁鳳蓮詳細介紹了《創新之路—天河區文化發展縱覽》,該書既是對天河建區以來文化發展曆程的回顧,也是對文化發展規律和未來發展方向的思考。

另外,天河還将開展“天河文化創新之路”圖片展,通過精美攝影作品,展示天河區文化崛起、創新和繁榮的城市面貌。圖片展将于8月-10月在南國書香節(8月16日-20日)、天河區文化藝術中心(8月26日-31日)、廣州購書中心(9月25日-30日)、正佳廣場(10月)等地進行巡展,讓廣大市民群衆一飽眼福。

天河發布
天河發布
  • 天河CBD
  • 廣州高新區天河科技園管委會
  • 文明天河
  • 投資天河
  • 天河政務
  • 天河不動産登記
  • 粵商通
  • 粵省事